慢旅南京|城南旧事之一评事街清溪漫品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专栏 > 正文

慢旅南京|城南旧事之一评事街清溪漫品

时间:2018-01-11 22:37:04 来源:本站 作者:

  清末的评事街,闹市盛况,是今天的新街口原型,这条街上,好多老宅,每一处,都有故事。

  开始写这篇的时候,脑袋里突然诌出了这首诗,可能是最近魔障太深了吧。作为大蓝鲸最繁华的聚居区,城南的每一个角落,都散发着人文气息,或许,有时候太人文了。

  什么叫做太人文了,就是看完了正史野史,听老大爷大妈们一顿白活,你感觉不相信人生了。这一个人,咋就有四五个版本的故事咩?要死了要死了。可实际上,这才是对滴。有人的地方,就有传说。有传说的地方,就有市井。而城南,就是南京近千年独有的“太人文的市井”。

  南都繁会图,市井穿息,南京哪一代都不缺人。想想今天夫子庙,南京人也就释然了。

  说起城南,对于我们的童年时代来说,一定会记起那本林海音的城南旧事,听到 那首 李叔同“城南旧事”,然后心里面突然空落落的,好像自己所在的南京,丢掉了。

  老南京人有句话,叫做“连襟归连襟,磨晋归磨晋”。连襟,就是嫁娶的一方和他们家同辈另一方嫁娶的对象之间的关系。而磨晋,是原来的布料染坊。磨原料的汁浆,然后将衣服侵染进大棚。

  做这行的,山西晋商为最多,毕竟漆器沿着一条运河走,最好的就是山西和扬州。原来的染坊主只传承给家中的儿孙辈,而连襟,女婿,是不可能继承的。直至清中后期,有染坊主没有儿子孙子,才会找徒弟养在家中作为养子继承家业。而效果,我们听评书不难听出端倪。

  评事街,就是原来这样繁华街道的所在地。要想从建邺路到评事街,得穿过一条河,如今,河水呈死水状,河道狭隘。可想当年的清溪,东吴挖掘运渎开始,六朝继承,明清再兴,这条河道,异常的繁忙。绒庄街,绫庄巷,颜料坊,做衣服的,填绒的,染布的,都沿着这条河道。河道联通秦淮河的网络,蔓延城南,车水马龙,尽在其中,因此才有了幅晚明盛迹南都繁会图,

  那时候的评事街,作坊门前,罗坊,染坊,布坊,买布测尺,闲聊唠嗑。帽店,衣店,鞋店,客户走商,络绎不绝。相馆,医馆,画馆,达官显贵,文人墨客,进出门廊,一日不歇,驴子,骡子,骆驼,断旅行伍,熙熙攘攘。

  之所以叫笪桥,史书所载,和茅山笪老道有关系。说句题外话,整个中国,能像南京这样,街巷名字这么接地气的,实属少见。南京人会很谦逊的告诉你,我们是大萝卜,懂得少,还是怎么简单怎么来吧。而笪老道的姓氏都能做桥名,除了有种大萝卜式的人文关怀,同时也体现它的使用价值——笪,是晾晒粮食的蔑子,也是栓住船的系绳。要说大萝卜不聪明,就算我不是大萝卜,我也服这种记录历史的智慧。方志说,这是最早运渎上的七座桥。七座桥畔,就是原来布坊集市。之所以明朝以后,南京的布料市集产生,就是因为,染布,絮绒的工艺,来源于西域。带进江南这一带的,便是大明初期的回民。因此,深处的打钉巷,原来有另外一个名字——回回街,他有个更接地气的名字——七家湾。也因为七家湾回民一开始用皮制衣,在此贩卖,此街原名皮市街。有皮自然有肉,马祥兴,韩复兴,李荣兴,蒋有记,周德兴,刘长兴,李记七家回民美食,合汇成一条七家湾。

  到了明中后期至清初,评书日盛,民间说书人把这些故事一一整洁,在皮市街道古论今。这里面,就藏着一个神秘群体——复社。而侯方域,便是藏匿在绫庄巷里,偶遇了买布料的李香君。孔尚任写桃花扇要少了这笔,就当真没意思了。也是因为如此,皮市街远去,评事街接踵而来,又是百年的繁华。

  今人看着曾经的评事街老照片,不禁遐想——那时候说书的老先生说这朱元璋和七位将领的往事,究竟摆活了些什么?血雨腥风,沧桑过往,繁花似锦,留到今天的,不过是小桥流水,老大爷大妈的神鬼故事,街头巷尾叼着香烟的老杆子们韶着的的街头传说。

  好玩的事情是,当时一个焦姓的染坊主,无意间发现丝绸染布,效果更加的好,而且侵染秦淮河河水的丝织和布料,颜色像有了层宝蓝色,云黄色缎子,官府很喜欢,因为满足了中国官方独特的珠光宝气的思维,做出了一种特色服饰,供官家使用,从此,云锦成为宫廷的象征,也造就了江宁织造府,权财并取,盛绝空前。

  △评事街2号,老牌坊还能看到徽式门楣独有的花纹,虽然破旧,还有雕漆遗留的质感。

  这里曾住着一个多情的专情人——张恨水。他带着妻儿在此度日,每天来回都是绫罗绸缎,金粉美人,想着自己家事的没落,他开玩笑的对妻子说,我把我的没落当成光阴的碎金写给你买好布料吧。于是,《金粉世家》应运而生。

  这座老房子,看着不起眼,却曾经是晋商的一个聚集场所。张元济初到金陵,阴差阳错,居于此处一段时日。

  但这条巷子里面,最有意思的,应该是明朝的澡堂子,叫做瓮堂。我所识好友王腾,视古迹若命,四处走访保护。一日雅兴,前往瓮堂,不想早已锁了。腾子不甘心,爬上瓮堂烟囱,结果没有站稳,一下子滑进两米多高烟囱里。所幸第一他身高一米九几,第二下方有施工沙子,王腾虚惊一场,惊魂未定。下去饶了一圈,刚想原路返回,不想门开了,有人进来。腾怕露馅,情急生智,义正言辞说道,这是文保单位,一般人不要进去哈。倒是把进来的人弄懵了,等再找腾,早已踪迹不见。如今说来,也是一桩雅趣之事。

  说起来瓮堂,中华门附近老南京都认为这是招待外来使臣的高规格澡堂子,因为离大报恩寺较近,也真是有意思。

  老澡堂子里面有榧子,原来花多少钱,就拿对应多少钱的木牌子,享受什么等级的服务。其中最好玩的,就是聚思泉了,因为明确说,那是桑拿室,土耳其浴室风格。相传郑和认为桑拿有凝神聚气的效果,对于风寒感冒,精神不振治疗有奇效,所以要求建立这种澡堂子,起名聚思泉。

  绫庄巷深处,一处破旧老房,这是原来的黄帝庙。对面的重修建筑,是炎帝庙的位置。相传,朱元璋想建祭天祖庙,提出建设炎黄二帝庙,刘伯温连忙阻止,说炎黄庙连在一起,打起来后,江山不保。于是在中间隔了一条街,叫做银霜巷,代表两人老死不相往来。后来此地布庄盛兴,就改名叫做绫庄巷。

  citywalkr城市巷陌传奇此回话,深深评事街,沧桑复千年,到此结束。我们下回再说。

  原名谭铮,南京大学亚系小语种博士,精通7种语言,慢旅旅行达人。走读南京系列专栏在慢旅连载中,敬请关注。

  ♬更多▐ 回复“暗号”查看全部检索暗号,回复“目录”查看原创专栏目录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640x60ad
    评论框